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神眼交警”程烨:饭后散步抓住盗抢车

  程烨(右)与同事正在研究车牌的真伪。

  在摩托车车友论坛里,“程烨”是个提及率颇高的名字:程烨昨天又抓了几个、程烨今天又在某条路上出没了、程烨“上下嘴唇一碰”就把法条改了……只是发出最后这种抱怨的,通常免不了马上被同好们打脸,收几条“没文化真可怕”之类的跟帖。在这里,并非车友的交警程烨是个有些古怪的存在:经常有车友在他的手里“折进去”,却让更多车友成了他的拥趸。在同事们的眼里,他基本是个人体车辆数据库,晚饭之后出门遛弯都能顺手查到路边停着的盗抢车。曾经以电光石火车辆交错而过的刹那间识别对面来车是假车牌的他对记者说:“辨认牌照?那是最简单的业务,真正有难度的在后边呢。”

  ■等红灯盯上克隆出租车

  去年秋冬季,套牌出租车一度成了北京市民的心腹大患。里程表快跳不说,司机还会伺机用假币掉包。开车人携带管制刀具、甚至会吸毒后驾车,一些深夜抵京的市民将自己的遭遇发到了网上,引发了公众相当大的恐惧。

  打“套牌”,是这段时间程烨和交管局涉车案件侦查专业队的中心工作。11月,正在天坛附近巡逻的程烨看到一辆黄绿色伊兰特出租车。车子正在红桥路口南向西左转车道里等红灯。凭直觉,程烨感觉有些地方不对:“这款车早停产了,北京还在用这个款型的出租车已经凤毛麟角了。隔着车窗看司机,觉得这个面相和‘的哥’有区别,虽然是坐在车里,可是身上的一股躁动劲按捺不住。从车到人,都那么可疑。”

  可是这时候不能拦截不能抓。在成为交警之前曾经干过多年刑警的程烨对抓捕一点都不陌生:要在最安全、合理、十拿九稳的情况下动手。“身上真背着事儿的,会小白兔一样老实停着让你抓?他肯定跑啊,这么宽的红桥路口,他撞了别的人、别的车怎么办?他自己撞死了怎么办?”

  跟着。总有机会。果然,车子左转,刚过了天坛北门,道路收窄,机会马上来了。此时周围警车陆续赶到,当出租车开到一辆大公交左侧时,前方警车刹车、对面车道的警用GL8公务舱紧贴过来,跟在后边的程烨将自己的车死顶住出租车车尾:前后空间为零,左右空间也仅能站一个人。程烨下车,从车辆左后方贴近,要求对方下车——人家当然不听他的,门窗锁紧,司机还在负隅顽抗。民警发出警告,但还是无效,等了几秒钟,侧后方的程烨举起警棍,瞬间砸碎了司机一侧的车窗玻璃。“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站在车子的左后方B柱的边上?”程烨问记者,记者仔细观看当时的录像,半晌回答:“他要是突然左右打轮,拼死往外撞,只有这个地方撞不到。”“这就是抓人的技巧。”

  被拽下车的司机马上被铐住,但是仍然留在车门旁边。很快,一直用来取证的摄像机拍摄到,民警从驾驶座一侧车门挡板里发现了冰壶和吸管。以前曾在刑警队办理过缉毒案件的程烨马上明白了,怪不得他那么“躁动”。果然,车、证、驾驶本全是假的,此人也是吸毒后驾车,尿检呈阳性。

  截至目前,折在程烨和他的同事手上的克隆出租车有20多辆,刑事、行政拘留共13人,从车上收缴假币20000余元,收缴吸毒工具多个。抓捕过程中,没给套牌车司机们留下任何反抗或逃跑的空间,严谨的抓捕流程和取证工作,也让今后这些司机上法庭的时候,对着铁证无话可说。

1 2 3 共3页